ICO并購?代幣退出機制可能相當復雜

ICO并購?代幣退出機制可能相當復雜

暴走時評:如今代幣發售這種為早期技術公司帶來資金的新模式發展迅猛,眾多企業家蜂擁而至,而據高盛表示,ICO與代幣發售已經超越傳統風險投資,為所有公司都帶來了大量資金。這就帶來了一個問題,使得很容易將加密貨幣與代幣發售市場視為泡沫,但若運用得當,這之中還是存在著巨大的價值。那么對這樣的公司要采取什么樣的并購策略呢?本篇評論文章中,風險投資家Ash Egan就概述了發行公開交易的加密代幣可能會如何影響到后來初創企業日后被購買或收購的能力。

翻譯:Clover

Ash Egan是早期投資公司Converge的風險投資家,他負責了該公司對區塊鏈初創企業Chainalysis和Enigma的投資。

在本篇評論文章中,Egan概述了發行公開交易的加密代幣可能會如何影響到后來初創企業日后被購買或收購的能力。

如今,企業家蜂擁來到代幣發售(為發展早期技術公司帶來資金的一種新途徑)所帶來的青青草原。事實上,據高盛表示,ICO與代幣發售已經超越傳統風險投資,不僅僅是在對于區塊鏈公司的投資方面,而是所有公司。

考慮到這種吸引力,就很容易將加密貨幣與代幣發售市場視為泡沫:Peter Schiff以及Howard Marks均表達了其對這一領域的擔憂。

然而,發行代幣卻存在著巨大的價值,代幣發售這種模式如此迅猛發展也是有原因的。

這些原因就包括:

企業家無需進行通常要持續幾個月的融資路演就可獲得數百萬的資金。(著名風投資本家Fred Wilson甚至認為即將發生范式轉變。)

引入代幣通常會激勵代幣持有人(潛在用戶)對網絡作出貢獻,因為如今他們也對網絡的成功有了既得利益。在這種意義上,代幣就是網絡雞生蛋蛋生雞問題的解決方案。

代幣發售使得公司再次變得十分具有吸引力…發起ICO也成為了在2017年獲得媒體關注的一種可靠途徑。(另一方面,他們也帶來了錯誤類型的投資者。)

公司現可通過天使投資的吸引力去籌集他們的種子輪、A、B以及C輪融資,并且能夠專注于構建網絡與招聘,而無需耗費精力進行融資。

作為一名在Converge專注于加密貨幣與區塊鏈企業的風險投資家,我對于代幣將如何影響收購者的決策感到十分好奇。區塊鏈公司全面收購,即使是那些并不具備自己代幣公司的收購也尚不存在規范,不過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小型的收購——Skry、Mediachain、CryptoWatch、Bitnet以及CleverCoin。

在對企業并購框架進行更新,并且跳入到公司如何收購擁有區塊鏈代幣的公司X這一邏輯時,了解很多代幣都是通過一個獨立的實體進行管理是很重要的:例如通常將總部設于海外的基金會(如下圖所示)。

此外,代幣帶來了獨特的性能:一些通過了荷威標準(Howey Test)——并被視為證券,很多都是通過基金會發行的(而非公司),一些卻具有即使效用,而其他則可能要在代幣發售后經過幾個月到幾年的時間才會分發代幣。

一些公司小心翼翼地對待加密貨幣錯失恐懼癥(FoMO),并且正在就他們能夠如何收購代幣化區塊鏈公司進行討論。

公司可能會想要為其團隊、為大型開源開發社區而收購一家公司,或者單純只是因為公司發現構建屬于自己的代幣過程過于繁瑣。

ICO并購?代幣退出機制可能相當復雜

但是,雖然說對此存在興趣,但是企業并購團隊卻也無現狀可依。

以下是五個可能的觀點:

公司有價值,但是代幣無關緊要

公司有價值,代幣似乎也很有趣

公司沒有價值,但是代幣對我們向前發展很重要

我們不清楚價值在哪里,但是我們全部都想擁有

監管即將來臨,合規噩夢近在眼前——我們還是等這一階段結束吧。

場景1:公司有價值,但是代幣無關緊要

“我們只想要公司,并不關心代幣。”

公司擁有專利,團隊十分優秀,但是企業并購團隊并不理解代幣對其業務的必要性或者其代幣價格為何如此高昂。

出于勤勉盡責,并購團隊會試著收購該公司,但不理會其代幣。不過為了以防萬一,該團隊還是會審查代幣發售文件,了解該公司的代幣結構(例如,發行代幣的是C-corp類型公司還是基金會?),有關團隊如何得到補償以及代幣分發計劃的詳細信息。如果確實有必要收購代幣的話,發行的代幣數量也將有可能對退出的可能性產生重大影響。

如果代幣市值很高,而且很多代幣已經發行了,那么提出交易就已經很勉強了,更不用說完成交易。

場景2:公司有價值,代幣似乎也很有趣

團隊很優秀,技術很棒,協議也講得通,而且團隊已經發展出寶貴的用戶網絡。

在這種情況下,這家公司和想要進行收購的公司之間很有可能已經存在某種關系。因為區塊鏈領域中進行的大多數活動都是試驗性的,或者說產品市值并不是很高,我認為任何公司都不會支付全額股價,外加代幣未結清總價。

代幣的發行結構將極大地影響收購價格。

場景3:公司沒什么價值,但代幣有

公司很幸運成為最早進入市場的,但團隊卻未達到標準——可能還會存在些欺詐或惡意活動的跡象。

如果市場地位、開發者社區以及技術都是一流的,企業可能會積極購買野生代幣,甚至是未結清的代幣。

這應該是并購團隊最不想要向企業最高管理層展示的策略。

場景4:我們不清楚價值在哪里,但是我們全部都想擁有

這就是一種錯失恐懼癥帶來的場景。

無論原因何在(例如,一家企業受其股東以及董事會施加的壓力影響而制定區塊鏈戰略,但是管理人員發現他們內部并沒有人了解區塊鏈),價格敏感性就成為了事后的想法,而且并購團隊會以當前的代幣價格出價收購區塊鏈代幣C-corp,以及其未結清代幣。

根據代幣收購策略,該場景可能會花費數十億的資金。而對于企業來說最大的問題是野生代幣會發生什么?這些代幣持有人是否依然忠誠?或是涌入競爭性區塊鏈系統?

現有公司(比方說博彩公司Betfair)可能會支付1億美元(而不是10億)用于一些具備監管優勢的事物。公司對于點對點博彩服務都一無所知,更不必說區塊鏈了。

場景5:監管即將來臨,合規噩夢近在眼前——我們還是等這一階段結束吧。

如今代幣以及C-corp并購的唯一企業戰略

并購團隊以及企業最高管理層發現很難跟上當前的形勢,并且擔心由于代幣價格波動會損失數百萬美元,或者擔心他們不知如何著手收購代幣網絡。由于定價與收購程序如此的復雜,許多公司選擇置身事外,讓他們的競爭對手決定價格,或者在關鍵時刻采取有效的行動。

在這種情況下,企業可能會(場景6)研究潛在的收購,并最終發布自己的區塊鏈代幣,這就有些類似于目前Kik通過Kin Interactive采取的行動。

企業(尤其是上市公司)在未來幾年將不知不覺地趨向場景5,或決定代幣是否具有巨大價值并且發行自己的代幣。

對于所有考慮發行代幣的企業來說,了解下行風險甚至比了解引入額外資本的好處要更重要。著眼長遠。最終,你要如何向潛在買家清楚說明代幣價值?

其他領域的企業并購團隊將會分析(不包括以上內容):誰負責推動網絡?礦工嗎?

作為企業家、投資者與公司,我們需要跳出固有思維在網絡3.0時代思考傳統企業并購。如果你對代幣如何影響并購有自己的見解,那么請來參加Boston Crypto即將舉行的活動,或者與我們取得聯系(詳細信息如下)。

我經營者波斯頓的一家區塊鏈組織Boston Crypto——我們將在9月5日舉行有關代幣的討論會。若你有更多的想法想要與我們一起探討,請加入我們的討論會。

關注Ash推特:@AshAEgan及@CryptoVC。感謝Maia Heymann、Ty Danco和Justin Gage審閱本文。

+1
0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加拿大電子商務巨頭Shopify加入Libra協會
加拿大電子商務巨頭Shopify加入Li..
挪威航空可能在春季推出加密貨幣付款
挪威航空可能在春季推出加密貨幣付款
歐盟表示暫時無法回應Libra穩定幣的推出
歐盟表示暫時無法回應Libra穩定幣的推出
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迎來新的區塊鏈權益競爭對手
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迎來新的區塊鏈權益競爭對手
聯合國成為福布斯2020 區塊鏈榜單上的新面孔之一
聯合國成為福布斯2020 區塊鏈榜單上的..
巴西央行將推出即時支付系統與比特幣競爭
巴西央行將推出即時支付系統與比特幣競爭

熱文

合作伙伴


萬向區塊鏈實驗室 趣塊鏈社區 萬向新鏈加速器 布比 幣看 云幣 Stellar 矩陣金融 網錄科技 Bitse sosobtc China Ledger
口碑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